-

骚男色女

《骚男色女》全集【未删节精校版】

 

作者:烈烈风中

 

第01章

 

北京的春天总是这么让人讨厌,风沙满天,叶志清对北京的讨厌首先便来自于北京春天的这种鬼天气。

 

叶志清这几天应该说算是顺利的,图书市场老板余俐阳对他可谓是一见衷情,这是余俐阳的助手秦佳告诉叶志清的。

 

“叶先生,余老板可从没有对作者这么热情过。”

 

秦佳带着一脸的媚笑对叶志清说,“余老板的眼光一直都很挑剔,没毛病都能挑出毛病来。可是对您的书稿却一个不字都没说,您真幸运耶。”

 

秦佳口气里透露着讨好。

 

叶志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这是他第三次到余俐阳设在甜水园的图书批发门市。

 

叶志清第一次来甜水园完全是一种无目的的瞎碰,他只不过是听说设在甜水园的图书批发市场内有许多做书的书商,这些书商对一些市场前景好、销售回报希望大的书稿特别欢迎,于是便捧着自己刚刚完稿的《风轮下的女人们》来到甜水园。

 

叶志清在三层楼的甜水难图书批发市场转了半天,三层楼来来去去上上下下跑了不知多少趟,而且每一间批发门市都是几进几出,却一直没敢把自己的书稿拿出来。因为他拿不准,不知道哪一个是书商哪一个不是书商,怕万一投错了被人家笑话不说,还可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叶志清没有干过这种事,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他显得谨小慎微。

 

是余俐阳首先向叶志清打了招呼。“先生,您这已经是第四次进来了,想找什么书吗?”

 

余俐阳将一对让人心动的大眼睛直对着叶志清。

 

叶志清觉得脸上有些发烧。他忙镇定了一下心神,但还是有些口吃。“不是。”

 

他说,“我是来……”

 

话没说出,手却不自觉地放到了装着书稿的背包上。

 

老于江湖的余俐阳一眼便看出了叶志清的内幕,于是她哦了一声。“拿出来看看,行吗?”

 

她问。

 

叶志清已经伸进包里的手迟疑了一下。“您,做书吗?”

 

他问,并看着余俐阳的那对大眼睛。

 

“如果合适的话,我们倒也可以接。”

 

余俐阳仍然微笑着,看着迟疑的叶志清。凭她的经验,叶志清的初出茅庐之态立刻便被看了个透。

 

叶志清自己在心里告诫了一下自己:镇定!

 

叶志清将书稿掏了出来,递给余俐阳道:“这是一部描写下岗女工的……”

 

余俐阳接过书稿,随手翻看了一下,便抬脸问叶志清:“是您自己写的?”

 

“是。”

 

“多少字?”

 

“二十五万字。”

 

“没有给别人吧。”

 

“没有,刚刚完稿。”

 

叶志清心中忐忑着,看着余俐阳,嘴里觉得有些发干。

 

“这样吧,您把书稿留下,我们看一看,如果可以,我们就接了,您看行吗?”

 

余俐阳询问的目光随着问话直射叶志清的脸。

 

叶志清脑中一醒,平日听到不少有关书商将作者书稿复制了,然后又告诉作者书稿不行,过一阵子书却换了一个名子出版了。叶志清觉得自己有些太冒失了,不该把整部书稿拿出来。

 

叶志清犹豫着。

 

余俐阳一笑:“这样吧,我给您打个收条。三天后您来,成与不成咱们再谈,您看怎样?”

 

叶志清一想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上当也就上了,也不必太那么小家子气,草木皆兵了。

 

“行!”

 

叶志清突然全身一松,觉得像是御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余俐阳满意似地点点头,很快写了一张收条,并随着一张名片递给了叶志清。

 

叶志清双手接过。“那就这样,三天后我再来。”

 

叶志清说着便告辞。

 

余俐阳起身向他挥了挥手。

 

叶志清一天的沉重一下子抛掉了,于是他觉得心情很舒畅,不管怎么说,他算是跟书商接上关系了,那怕那个叫余俐阳的美丽女子骗了自己,那么也无所谓,就算是闯北京的第一笔学费吧。

 

叶志清抱着这种心理,几乎没觉着走了几步便回到了住处。

 

住处是一家四合院,但却并不是规范的北京四合院。房东是一位老太太,七十多岁,腿有些不好。老太太曾对叶志清说过,她的腿是叫儿媳妇推倒了摔的,留下了后遗症,而今老了,便成了老病根。

 

“今儿个有什么喜事了吧,这么高兴。”

 

房东看叶志清回来,笑着说。

 

叶志清自己倒没觉得,脸上带着一脸的笑容。他摸了一把瘦削的脸颊,对着房东笑了笑。

 

“没什么,”

 

他说,“只是到外面去遛了一圈。”

 

然后他便开了自己的门,放下包,拿起女儿的照片端详了一会,在女儿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轻轻放下。

 

第02章

 

第二次到甜水园没有见到余俐阳。

 

“余老板说了,如果您来了,就告诉您,您的书稿她打算做,请您开个价。”

 

余俐阳的助手、二十一岁的秦佳对叶志清说。

 

叶志清看着秦佳,一脸与她的年龄不太相衬的稚气,让人乍一看还以为她只有十六七岁。一头长发,随意散背在肩后。微圆的脸上,窄窄的脑门下是一对被笑容挤成一条缝的小眼睛。两腮鼓鼓的,犹如嘴里含着两颗葡萄。这张脸并不奇妙,只是那只鼻子,挺拨的鼻梁一下子为她增添了五倍的美。

 

秦佳的声音很甜,甜得让叶志清听起来嘴里直泛口水,差点儿引发了他上前尝一下那张小嘴巴的冲动。

 

不过叶志清还是没有冲动起来,他极其绅士地对秦佳表示谢意,并随意地与秦佳聊了几句。

 

“你们老板有没有表露过能出多高的价?”

 

叶志清问。

 

但是话一出口,叶志清便直想拍自己的脑门,心说真蠢,这样的问题对方能对你讲!

 

果然秦佳嘻哈一笑,眼睛成了一条线。

 

“这类事老板是不会讲的。”

 

秦佳说,“不过您放心,只要是老板看好的书,她是从来不勒价的。”

 

叶志清也只好尴尬地一笑,随手翻了一下张欣的《城市情人》看了看,借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其实,我在这方面是外行。”

 

叶志清实话实说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对对方这样,“秦小姐,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们与作者成交的一般价格。”

 

叶志清觉得自己是在没话找话说,同时又是在向对方缴械投降。

 

秦佳笑得更甜了。

 

“叶先生,您放心吧,我敢肯定,余老板会给您个好价钱,而且……”

 

秦佳将话头打住,只是把笑容流动在脸上。

 

叶志清觉得秦佳的眼睛里眯缝着一股看不分明也说不清楚的暧昧。

 

“叶先生,我给您的虽不是最高价,但是相对于您的稿子来说已经是高价了。”

 

余俐阳很直率地对叶志清说。

 

叶志清也很满意。

 

说实话叶志清没有想到余俐阳会给他如此高的价——千字八十元,据他了解,在书商那里要想拿到千字五十元以上都是很难的,往往都是每千字三、四十元就算不错的了。叶志清自己暗地里对这部书稿的价格上线,也正是千字五十元,而且他已经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哪怕千字只有四十元也卖,因为这毕竟是他来北京做成的第一部书稿。

 

叶志清面对余俐阳给他的价格,他真的无话可说。“谢谢!”

 

他不自觉地冒出来一句谢谢。

 

“不用谢,咱们这也是合作嘛。”

 

余俐阳笑着说,那对眼睛光光地直看着叶志清。“走吧,为了咱们首次合作成功,也为以后还能继续合作,我请您吃饭。”

 

余俐阳说。

 

“不,应该我请您。”

 

叶志清忙道。

 

余俐阳笑笑。“也好,今天您是收益者,而我是付出者。”

 

余俐阳并不坚持。

 

叶志清和余俐阳坐在后座,秦佳开着车把他们一直拉到和平饭庄。[手 机 电 子 书 : w w w . 5 1 7 z . c o m]叶志清是第一回走进这么高级的饭店,不过当他走进那道自动开合的玻璃门时,平时连看一眼这类档次的地方都有些眼晕的叶志清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是他每次走进“关东情”一样。

 

“关东情”是鲁迅文学院旁的一家中低档饭店,叶志清在鲁迅文学院进修的时候常在里面吃饭,现在的住处也离“关东情”不远,每当有朋友来的时候,无论是他请客还是对方请客,仍然都还喜欢到“关东情”去,一者是“关东情”的饭菜吃习惯了,二者也是因为与里面的老板及其他人员都已经混得很熟,吃喝什么的都比较随便,而且“关东情”的女老板特别热情好客,这也是叶志清喜欢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带着一股理直气壮进入和平饭店的叶志清,结完账后,心里还是有些心疼的。他完全没有料到只他们三个人一餐就吃掉了四百多元,而且看那样子余俐阳还是为他省着的。

 

这要在“关东情”足够请四、五次客的。叶志清暗中算计道。

 

但是吃了已经吃了,心疼也不起丝毫作用。

 

不过在走出和平饭店的大门,叶志清像是很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那扇自动关闭的玻璃门时,他的心里便一下子平和了。反正,这钱本来就是多得的。他心里说,为了长久合作,花这点钱也值。